愛心餐案家關懷訪視111-04-23

愛心餐案家關懷訪視111-04-23

     協會定期關懷訪視我們服務對象,了解案家目前的狀況。疫情期間更需要精神上的安慰和物資上的支持,陪伴他們勇敢面對生活的每一天,達到家訪的目的。

金山區-王X英-低收

     為何案主談起一雙兒女的狀況時,竟沒有任何的情緒顯現出來,可以顧左右而言他?只能說,因為心實在太痛了,痛到寧願將所有的曾經都忘記。

 案兒在出生時因腦部缺氧,造成智能重度傷害,至今已是50歲,完全不能自理,長年仰賴案主照顧,有幸的是這一路下來有一位好友,傾全力給予幫忙與扶持,才能將案主的心安住。

     案主:「數年前的一個半夜,我在睡夢中接到電話通知女兒墜樓的消息,當時我趕至醫院,卻沒有想到會那麼嚴重,在醫院治療了許久,終究還是成了植物人,你們若問我當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我也不知道,可能就是感情的關卡過不去吧!」。

     案主本身因骨質疏鬆,加上嚴重貧血,常常跌倒骨折,全身痛到無法起身,近期進行了骨水泥的灌漿手術,還好術後整個人的狀態恢復的很好,她說: 「兒子現在已經安置在機構,由專業照顧才是長久之計,而女兒一直都是在安養院,我常想這一切也許是命吧!」。

     希望案主的心中能夠開啟另一扇窗,讓陽光照射進來,期待下次的關懷能夠見她展現久違的笑顏。

三芝區-楊X榮-獨居

     與案主接觸過的人常對他的一些行為都有些頭痛,這只能說是長期內心缺乏安全感及對人的不信任而導致。

     案主為養子未婚獨居,上有一個哥哥也是終身未娶,從小跟著父母親到各市場夜市去賣五金雜貨,所以也沒有其他技能,自父母往生後,哥哥會資助案主生活費用,並把房子提供給案主住,雖然是一間小小的套房,但是至少有個安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 自案兄因病過世,也許少了一個可以讓案主在精神上有所依靠的對象,因此身心方面產生了極大的變化。協會提供愛心餐多年,也針對案主心理層面問題給予關心並傾聽,適時的開導與同理才是對案主最好的幫忙。

三芝區-盧X 瑤-身障

     一進案主的家,眼前看見的是地上到處都有大小不一的積水,那是案主到處便溺的結果。

     50歲的案主智商卻是停留在5歲的階段,案兄將樓下的房子整理的非常妥當給案主居住,只是案主還是會獨自跑出去,家人終究擔心安全上的問題,因此門鎖方面還是會特意的加強。

     在訪視中案主會一直不斷的重複一句話:「阿爸沒有了!阿爸走了!」,因為在案主心中阿爸就是他的天,為他撐起這50年來的天,雖然案主無法以言語表達他失去慈父的痛,但是臉上哀傷的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 案主喜歡喝汽水,為了能夠建立起良好的互動,我們特地準備了汽水,並跟案主說:「你要去廁所尿尿喔!不然家裡會髒髒喔!下次來看你時我們再帶汽水來給你,所以我們打勾勾你要聽話。」眼前這位五十歲的案主身軀裡住著的是一個五歲天真小孩,一瓶汽水就足以雀躍不已的單純、簡單容易滿足的快樂!

金山區-郭X菊-獨居

     長期一成不變的生活作息模式一旦有所改變,若是自身不能去調適,往往會變得更糟。

     案主育有四子女,一女精神異常住療養院,兩子患病長期癱臥在床,所有照顧的重擔全落在案主一人身上,案主每天總是圍著兩個兒子忙得團團轉,精神上的壓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 當得知案主願意放手將案兒安排至機構後,我們認為這樣對案主來說是最好的決定,但是事實卻不然,案主在極短的時間內,身心各方面卻都出現了問題。以往每天專心照顧兩個兒子,照表抄課的既定日常已經養成了習慣,忽然這些事務完全不見了,時間變多了空虛感也增加了,加上近來案主的雙腿漸漸無力以致行動困難,所幸案妹每天來照顧,才得以解決生活上的一些不便。

     案主說:「原本想說要將兒子接回來我自己照顧,看來是不行了。」原來放不下的牽掛一直是案主過不去的關卡。

     我們先行提供資訊管道給案主,希望案女及案妹能夠積極的安排後續照顧的服務,期待在妥善的安排之後,案主能夠漸漸地回復健康而安心的過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