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在北海岸--老病殘者愛心便當服務

愛在北海岸--老病殘者愛心便當服務

       每天一大清早,新生活工作團隊即開始忙碌,井然有序製作愛心便當,完成後分四批人員同時開車出發,經過2小時以上的奔馳,將250個以上的免費愛心餐,一一送至金山、石門、三芝與淡水等地的老病殘案家家裡。我們的車隊在山中在海邊,無論路途多麼困難、氣候多麼不佳,工作同仁始終如一、全力以赴,讓案家一年365日,天天享有愛心餐服務。


       累計至107年底愛心便當發送已達406091個,政府補助僅佔三分之一,其他部分則需協會自籌,因許多案家雖然經濟貧困,但不合乎政府必須獨老或獨殘的補助標準,他們或經社會局、或區公所、或里長、或學校老師的轉介,由本會社工評估,證實急需便當協助者,即使無法獲得政府補助,我們依然每日提供他們愛心餐。


       在送餐服務的歷程中,案家的感謝,不僅鼓勵了我們向前邁進的勇氣,也讓工作同仁更加肯定自我的生命價值,北海岸有著美麗的風景,但經濟環境不佳,弱勢家庭生存不易,本會秉持人飢己飢、人溺己溺的大我精神,矢志不忘【敬天謝地、真心誠意、愛不停息】的創會初衷,堅定努力讓愛與幸福洋溢北海岸!


戴姓獨老瘖啞案主
       歷經一段不圓滿的婚姻,總想追求再次的幸福,無奈強求而來的果實真的不甜,第二段與前夫的相識,卻是種下日後苦果的開始。前夫個性暴戾,因與友人有金錢上的糾紛,偕同案主前往理論,一言不合卻將對方刺傷致死,案主為瘖啞人士,種種證據均不利於她,因此判處無期徒刑,於去年獲假釋出獄,然而近19年的牢獄日子,現今也已是白髮蒼蒼的婦人,不僅遭親人唾棄,連自己的女兒也不知去向,如今一個人租屋於小套房內,雖想自立自強,卻因天生缺陷難找工作,協會每日送餐解決食的問題,她寫道 : 其實好幾次我都想放棄自己,但見到你們對我的關懷,我好感動,我自己的親人見我如同瘟疫,你們卻勇敢的走向我,是你們讓我有重生的希望。


江姓精障案主
       案主長期精神狀況不好,原本由其母親照料,然而案母於前年往生,重擔落在案妹身上,兩姊妹年紀都逾50歲,案妹未結婚,如今兩人相依為命,生活日常都是案妹打理照料,案主幻聽幻覺日趨嚴重,每天面對案主的自言自語,對著空氣講話,案妹精神上也受到不小的影響。現在案妹在固定時間會來協會領取物資,她很感謝協會的幫忙,她說 : 新生活就像黑暗中的一絲光芒,讓她在黑暗中找到方向。


賴姓獨老案主
       山區中破舊的三合院,案主一個人坐在陰暗的客廳裡,聽到工作人員喊道 :「阿伯 送便當來囉」。案主馬上起身雙手接過便當的同時不忘說聲謝謝。案主不識字,年過80,早年入贅,後因某種原因,短短數年即離婚收場,育有兩子也由前妻帶走,從此斷了音訊不相往來。隨著年紀愈大,案主也無工作能力,一人守著古厝,在人煙稀少的山區,度過每個晨昏,我們不忘多停留些腳步,與阿伯寒暄個幾句,阿伯總會不經意的說;漫長的一天裡還好有你們來跟我說說話,不然我都不知怎樣度過這孤寂的日子,感謝你們的愛心。我們也想對阿伯說 : 我們也很感謝您,是您讓我們有機會來做這樣有意義的事。


李姓獨老案主
       案主為老兵,當年跟著部隊到台灣,從此認定這裡是他的故鄉,悠悠歲月數十載,當年那個扛著槍桿上戰場的小小兵,如今獨自安身立命於靠海邊的小鐵皮屋內。去年身體不適求醫,診斷出腸胃長了不好的東西,他經過開刀休養後,身體狀況也大不如前,然而每當遇到傾盆大雨,送餐人員披著雨衣全身濕漉漉的送餐時,案主總是從屋內快步向前,對著工作人員說 : 哎呀!下大雨耶!千萬不要為了要幫我這個糟老頭送餐而感冒了!辛苦你們了,回程路上要小心哦!可愛的伯伯,我們因您這句溫馨的叮嚀,心中暖了起來。


照片說明如下:


工作人員每天用心製作營養豐盛的愛心便當。

四組工作人員天天不懼日曬雨淋、長途跋涉,努力即時將愛心便當送達老病殘者家中。 

一個便當的送達與問候,關懷陪伴了獨居阿嬤,安頓了她的身心。

癱臥在床的案家,每天都盼著我們的到來,將熱騰騰的便當溫暖她的身、她的心!

除了愛心便當的發送,還有著民生物資及佳節好禮,撫慰案家的孤寂與困頓。